當前位置: 您當前的位置 : 鹿城新聞網  ->  人文鹿城  -> 正文

【文化月刊】從謝康樂說起 探尋坊間故事

來源:鹿城新聞網 發布時間:2019年06月10日

導語: 

  市井有燈謎一條,謎面為“身健體壯人歡喜”,打溫州市區街名。凡正宗溫州“城底人”,一猜,便知謎底就是康樂坊。康樂坊坊名的由來,要從一千多年前講起。

  謝靈運,著名山水詩人,中國文學史上山水詩派的開創者,東晉陳郡陽夏(今河南太康)人,出生在會稽始寧(今浙江上虞),原為陳郡謝氏士族。東晉名將謝玄之孫,小名“客兒”,人稱謝客。

  而康樂坊來歷就和謝靈運有關,因為溫州原太守謝靈運受皇帝賜封為謝康樂,溫州人為了紀念他,就把這條街坊定名為康樂坊。

  舍南舍北皆春水,東起環城西至街。康樂坊彌漫著市井煙火氣息,承載著小城最原生態的坊間生活。如今,康樂坊已不復從前,但它在靜默守候著一路走來的歲月,頷首低眉的眼中流淌過的春與秋,仿佛浸著的山川與河流,在長夜足音里,醞釀著一場驚鴻一瞥的蛻變。

1

深藏在記憶里的
                 古時遺跡

       隨著時代發展,康樂坊南邊的房屋還在,北邊卻改建成大路,很多歷史古跡已淹沒在時光中。盡管已不復舊時面貌,但只要“康樂”二字還在,那么關于她的故事便一直流傳著。

穿越歷史 見證街坊由來

       康樂坊,東起華蓋山北麓,西至老城大街,其坊名的來歷與謝池坊一樣,都是沖著謝靈運來的。

  謝靈運(385-433)陳郡陽夏(今河南太康)人,東晉末襲封康樂公,故人稱謝康樂。在南朝和初宋時出任永嘉郡守期間,為官清廉,政績頗著,深受溫州百姓的愛戴。故每當他出入此地時,兩旁群眾總是相迎伴送,敬謝恩德。后來人們便襲其此意,將街坊命名為康樂坊。

       謝康樂酷愛游山玩水,平生寫下不少贊詠溫州山水的好詩。《宋書》本記載他“為永嘉太守,郡有名山水,素所愛好,遂肆意遨游,遍布諸縣,動逾旬月。”

       “文革”時期,康樂坊曾改名為“東風路”。至1982年,重新恢復如初。然康樂坊之名,往往在溫州人的口頭語中被念成“丐樓坊”,這又與一段歷史往事相關。

       溫州民俗專家金文平向記者娓娓道來。據傳,早年在康樂坊北向中段,曾建有一座兩層宅樓。因主人在朝廷做官,其親屬也都赴京城沾榮受祿,致使此宅樓空門緊閉。日子一長便讓乞丐們鉆了個空,成為“丐幫”首領們的安憩場所。后因康樂兩個字和“丐樓”兩個字是方言諧音的關系,大家就把康樂坊叫成了“丐樓坊”。  

碎瓦頹垣 訴說秀麗風光

      康樂坊是白鹿城東大門,依山傍水,交通便利,過去的城門在海坦山和華蓋山之間,環城東路則是護城河。

  康樂坊東首是東門頭,亦即古代的鎮海門。鎮海門的牌坊遺址在華蓋山北麓石級的登山處,因此門都用石瓷所筑,古時又有“石窟門”之俗稱。門口原是海,海邊原有座橋叫漲橋。每當八月十五的時候,溫州人都喜歡站在橋上看海水慢慢漲起來。后來橋邊的地名就被叫做漲潮頭。康樂坊東頭與漲潮頭之間僅隔一條環城河。20世紀70年代中期,環城河被填埋鋪成一條新路,“環城東路”也就應運而生了。

  與“石窟門”對望的是海坦山。此山俗稱上岸山,北臨甌江,海拔32.5米,面積6.57公頃,南與華蓋山僅一條康樂坊相隔。海坦山麓古跡頗多,諸如晉代的“郭仙庵”、梁代的“悟真道院”、唐代的“嘉福寺”、“海神廟”、宋代的“天寧寺”、明代的“五靈廟”等等,可謂比比皆是。

       海坦山巔原有楊府廟,系晉代所建,可極目眺望江北全景。現此遺址上的建筑為20世紀70年代所建的“國際海員俱樂部”。腳下的古跡雖已消失,但眼前的甌江依然美麗。那青山隱隱白云悠悠之下,但見甌江潮漲潮落,那水上的沙丘隨著潮汐而時隱時現,實在是一幅美不勝收的江城畫卷。早年民間諺云:“海壇沙漲,溫州出相。”此語可非空穴來風,宋代的陳宜中,明代的黃準、張璁,皆應之。

       從海坦山東邊踏級而下,巷內原有一口尚可稱為古跡的水井,井名“角井”。此井因后來的城市道路拓建而與路面呈持平狀態。井口有鐵蓋,直徑約50公分,居民需用時將井蓋開啟即可。據悉,今日井狀乃1495年間邑地道士潘玉英捐資重建。該井水源充沛、清甜可口,被居民們以“龍眼井”稱之。

       如今,那殘留下來的古時遺跡、碎瓦頹垣,仍在向后人們訴說著段段歷史往事和山麓上的秀麗風光。

2

浸潤在時光中的
                   舊時建筑

       站在華蓋山麓,向下望去,鱗次櫛比的房屋、星星點點的舊時遺存,也無不訴說著康樂坊的過往歲月。

鱗次櫛比 匯集各類建筑

       “鴉片戰爭后,以英國人為首的外國侵略者進入溫州后,他們就瞄上了這塊福地,選址在這里創業、居住。達官富商也在這里置業建宅,宗教信徒在這里建佛寮寺院。一條康樂坊街,匯集了中西不同風格的各類建筑,只可惜這些文化遺跡大部分已被破壞了。”著名傷骨科醫生朱鶴說起這些感慨不已。

  坐落于康樂坊288號的的陳家也是康樂坊里一座標志性的建筑。陳家這座大屋系中西合璧的二層樓房,墻壁棟柱全部用紅色灰色清水磚相間砌成,門窗板壁是杉木板,走馬樓欄桿用紫紅色百葉狀板條,中堂底錦屏門上漆色至今還油亮閃光。

  陳家住宅后面過去就是棧房,作染紙房。紙料從泰順進來,存自家作坊里染色。紅、黃、藍、綠各色染缸一字排開。染紙時,用刷子將顏料刷到紙上,然后放在木炭爐上焙一焙,在掛到竹架上晾干。作坊里的染紙師傅、相幫伙計也有十幾人。另一所值得一提的則是李宅。大屋位于康樂坊保生宮前,共三進,以天井間隔,每進有7間房子。屋后有后花園,屋側還有個大花園。在李家的鼎盛時期,家中傭人數十人,且分工明確,養花的、抬轎的、看門的、打掃的,以及廚師、保姆等。逢年過節,大屋里則張燈結彩歡天喜地,中堂擺上很多物品,人來人往一幅典型的富家生活場景。

  在民國初期,李家在溫州也算是數一數二的巨賈,除卻名下13家錢莊不說,還擁有五馬街錦章百貨公司和光明火柴有限公司兩大產業。后者是溫州火柴廠的前身,由李家大兒子李秀甫創辦于1924年。公司起步時,全屬手工操作,盒內火柴,靠女工手排。當時的市面上一個銅板可兌十文錢,而每包火柴售價一個銅板,故他們生產的火柴品牌就叫作“十文”。

一磚一瓦 折射奮斗歷史

       基督教循道公會、廉昌錢莊……這些更是為溫州老一輩所熟知。

建于20世紀30年代的廉昌錢莊,位于鹿城區康樂坊280號,此樓坐北朝南,內有天井,四周設圍廊。主體為三間三層磚木結構,具西式巴洛克裝飾風格,通面闊13.3米,進深12.3米。后樓房售于“亞細亞煤油公司”。至1937年8月,有徐賢議等人,在此樓內組建永嘉戰時青年服務團,開展抗日宣傳等工作。

  溫州非遺傳承人朱銘介紹道:“永嘉戰時青年服務團當時主要的工作就是宣傳抗日。他們的游行隊伍砸了在紗帽河日本人開設的東洋堂,而且他們經常會在中央大戲院演出一些抗日劇目,老百姓看了群情激奮。”后來,此樓成了溫州城紀念抗日的標志性建筑。

  “循道公會當時在這里對溫州的貢獻非常大。像周邊的藝文學堂,也就是我們現在的墨池小學,還有當時的定理醫院,后來叫做白累德醫院,也就是我們現在的溫州二醫,這些都是當時的循道公會辦的。”隨著朱銘的講述,循道公會的歷史畫卷在眼前逐漸鋪展開來,仿若看見那個時代的人們為了溫州的崛起如何投入自身的精力。

3

承載最原生態的
               民居生活

       每一條古街老巷都有自己獨特的氣質,如果說五馬坊是商氣,墨池坊是文氣,那么康樂坊便是人們眼中的市井煙火氣,承載著這座小城最原生態的民居生活。

商賈云集 彌漫商業氣息

       康樂坊是東西走向的老街,在當地老人們的記憶里,康樂坊曾是一條繁華熱鬧、商鋪林立、商品齊全的商業街。很多老字號、老商業都在康樂坊此起彼伏。

  舊社會時,街的兩邊有糕餅店、布店、紙店、油行。解放后,公私合營,個體店關門,商業一度凋敝。改革開放以來,康樂坊又活躍起來,許多店主們經營起五金電器、鋼絲銅皮,生意一度很繁華。

  居民張克平回憶說,從城門頭邁進康樂坊,第一間是林裕昌南北貨店,以賣糕餅為主。林裕昌南北貨店始創于清末約1890年,店主林巖進原來是藤橋上戍人,12歲那年家境破落,找不到活路,他父親心一橫,把巖進領到甌江邊板船上,托撐船老大帶他去溫州討口飯吃。到朔門碼頭上岸后,老大的船就開走了,巖進獨自一人,舉目無親,站在碼頭上哭,水門頭糕餅店主人好心,收留他為徒弟。巖進勤學做糕餅技術,三年后出師,被葉德昌南貨店聘去做糕餅房師傅。有了些積蓄后,他先租屋開店,后又在康樂坊買店面置產業,娶妻生子。康樂坊離朔門碼頭不遠,是商賈云集之地,林家生意越來越紅火,他們取店名為“林裕昌南北貨店”,請溫州著名書法家彭志川為店堂寫招牌字。

  資金越多,營業范圍越大,他們不僅經營南北貨糕點,還經營醬油、酒、蠟燭之類商品。林家叫得最響的品牌是裕昌潮糕、裕昌桂花年糕,名揚浙南、閩北。上海也有老板專門來林裕昌進桂花年糕。林巖進的兒子林國松,現在還保留一塊刻有“裕昌”字號的制作桂花年糕的木頭印板。

守正傳承 擦亮金字招牌

       當時的康樂坊里開得最多的是雨傘店和解櫥店,產品出口日本、東南亞一帶,康樂坊還曾因此被人們叫做雨傘街。施順發雨傘店在康樂坊也算得上是一戶富賈,他們家生產的紙傘,不僅銷往國內各地,還出口到東南亞。

  “施順發仁字傘號、施順發義字傘號、施順發禮字傘號都是我家祖上的雨傘字號。我祖父施光裕有四個兄弟,他們陸續從文成鄉下來到溫州創業,在康樂坊開雨傘店,南北兩邊,有我們施順發開的好幾間店。我阿爺常常念叨:字號硬,銷路才好。”施光裕的孫子施正克道出了他祖上的發家秘訣,他們兄弟幾個經營傘業非常注重牌子,鈔票賺少沒關系,字號決不能倒。由于經營得道,他家的雨傘銷路日益擴大,還在康樂坊買店建屋。

  康樂坊47號的包點店也以店主胡景星的名字為店名。景星包點店的箬糕、馬蹄松、油蛋、雞肉饅頭遠近聞名。該店包點花樣多、質量好,雞肉饅頭、油蛋1990年獲浙江省首屆個體面點創作比賽二等獎,2004年馬蹄松又榮獲“溫州十大名小吃”稱號。對這些名譽,胡家非常珍惜,有段時間,過往路人看到那只金燦燦的金杯就擺放在柜臺上,金字招牌為景星招來不少顧客。據說,因為景星包點生意好、牌子硬,他們店在瑞安、樂清、永強等地開了十幾間連鎖店。

  到今天,城市改建,道路拓寬,北邊民居幾乎都被拆,只留下幾間店,現存僅余半條康樂坊。

4

溫州最具特色的
               祈春活動

       攔街福是溫州最具特色的祈春活動,也是浙江省非物質文化遺產。每年農歷二月初一至三月十五,一年一度的“攔街福”在溫州城內各街坊依次舉行。

攔街祈福 希冀康泰安樂

       攔街福,顧名思義,是春季攔街祈福的傳統習俗,求來年風調雨順,安泰康寧。

  每年的攔街福從農歷二月初一到農歷三月十五,從每一條老街巷輪值過去。“每年二月初一最開始攔街福從哪里開始?就是以康樂坊為起點,隨后漫延到周邊的各條街坊,所以康樂坊也成為人民心目當中攔街福最早的一個街巷,也是最熱烈的一個地方,所以康樂坊是我們民俗活動一個非常大的亮點。”金文平介紹道。

  攔街福巷弄里大街上懸燈結彩,每天城門大開任人出入,街坊入口處扎花門,兩邊的門樓上垂落成丈的紅幔。街頭還上演戲曲、彈詞、木偶,以及滾龍、踏高蹺、猜燈謎等,集傳統文娛活動之大成。2007年,攔街福被列入第二批浙江省非物質遺產名錄。

  康樂坊被選為攔街福活動的首站,有兩點原因:一方面康樂坊是從東大門進城的第一條大街;另一面“康樂”二字寓意“康泰安樂”,迎合了老百姓過年祈福求安的愿望。

頗具特色 望見市井文化

       攔街福也算是溫州最具特色的祈春活動,舉行之日懸燈結彩,每天城門大開而任人出入,街坊入口處扎花門,兩邊的門樓上垂落成丈的紅幔,營造出一派喜氣紅火的氛圍。

街頭還上演戲曲、彈詞、木偶,以及滾龍、踏高蹺、猜燈謎等,幾集傳統文娛活動之大成。但見街頭巷口設立了祭臺,地上一溜擺開了盆景花卉。那祭臺上除了醒目的米塑壽桃,也少不了其他“米人兒”的點綴,諸如《水滸》《三國》《西游記》《紅樓夢》中的經典人物,皆借米塑藝人的手藝活龍活現地再現街頭。更有“珠囤”,其工藝之精彩,彰顯了溫州城民間傳統工藝的精華所在。那“珠囤”由數十萬顆彩珠扎成,囤上構織戲曲人物、龍鳳和各種圖案,五光十色,十分的璀璨迷人。

  那些街頭店鋪更是遇上黃金日子一般,紛紛打出減價的招牌來吸引顧客的錢袋。一時間,白鹿城內各路游客云集。入夜,城里頭照樣游人如鯽,管弦繞城而裊裊不息,那陸上的牌樓水上的舫舟都點起了燈彩,即使是寧靜而幽暗的塘河水面,也倒映出一派絢麗搖目的光彩,此情此景真仿佛仙境一般。

  街上熱鬧,家里也不遑多讓。當時,鹿城家家戶戶都要搭戲臺、搭彩樓,讓戲班子一戶戶人家地唱門頭戲,就是老話講的門頭戲。“家家戶戶也要擺酒,以前攔街福說一定要請客,如果客人請不過來那完蛋,別人會嘲笑你家六親絕斷,所以一定要把客人請到家里來。”朱銘說道,這是一種祈福的概念。

  斗臺也是攔街福時一個很重要的習俗,其中包括斗菜等。很多的酒店會借用大戶人家的廚房,像華大利這些有名的酒館也會在康樂坊這里借用人家的廚房斗菜。

  現如今,隨著舊城改造的進行,拆了一半的康樂坊已不復從前的風光和熱鬧。但它正在默默蟄伏等待著,一場新生蝶變悄然醞釀,三十六坊的故事也仍將繼續在漫長的歷史長河里被人們久久傳頌。

記者:宇慧 丹怡 程展

更多鹿城新聞

圖片新聞

更多視頻新聞

加油网球王子第一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