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您當前的位置 : 鹿城新聞網  ->  人文鹿城  -> 正文

【文化月刊】一池清水書成墨 古城文氣始于此

來源:鹿城新聞網 發布時間:2019年02月28日

導語:

       一池之“墨”,文氣之泉。

  墨池,位于鹿城北大街東邊的街巷。相傳,王羲之任永嘉郡守,臨池作書洗硯,使得池水盡黑。他研習筆法,博采眾長,別樹一幟,經世致用,備受推崇而后名滿天下,才有了墨池坊和“墨池”精神的傳承。以墨池而得名的墨池坊坊巷內彌漫著揮之不去的淡雅墨香,是為數不多坊名始終未變、留存較為完整的坊巷之一。

  時世變遷,斗轉星移,墨池坊真正的墨池已不見蹤跡,池子的形狀更無從考證。

  圍繞著墨池公園,周邊是一條條彎彎曲曲、縱橫交錯的小巷,如今的小巷恬淡寧靜,但是小巷中那些歷經風霜的大宅院,如戚宅、謝宅、陳宅、沈宅等,無不訴說著沉淀在古街老巷中最歷久彌新的故事。

  墨池,文氣使然,總是離不開文學書畫,它在很長一段時間都是溫州市文聯的所在地,市文聯辦的《文學青年》成了全國四大青年文學期刊之一,函授創作中心的規模也在全國數一數二。此外,從“鎮臺衙門”“甌海關監督府”到“溫州市政府”“鹿城區政府”“溫州市人大、政協”,溫州市政府部門的駐地,也給這條坊巷平添了不少文化底蘊。

  春云綠處,又見歸鴻。來到墨池坊,感受墨池之水、孕文溫雅,人風習氣、滌蕩乾坤,閉眼徜徉,飄香書煙,拂面溢目,萬里生春。

1

太守傳奇
             流傳千年

       作為北宋紹圣年間永嘉郡守楊蟠所定的三十六坊之一,墨池坊是如今老城區里難得的舊日風貌依稀尚存的幾條老巷之一。“風流太守憶王郎,經換籠鵝字字香。昨日見郎書法好,移家合住墨池坊。”這首由曾任溫州司馬的郭鐘岳所寫的甌江竹枝詞,正如詞中典故與人物所唱,墨池坊緣起與歷史都離不開東晉書法家王羲之。

臨池洗硯 墨池因此得名

       墨池坊因“墨池”得名,“墨池”現坐落于墨池文化公園內(墨池坊1號),為何明明池水澄清,卻偏偏要喚作墨池?明周旋詩“何以清池喚墨池,昔年臨池有羲之”告訴你答案。傳東晉年間,王羲之出任溫州太守,官邸華蓋山腳,見山麓有一口小水池,池如鏡而倒映出岸邊的大樹和天空的白云,一時技癢,便臨池揮毫大抒懷鄉之情。此后一發而不可收,隔三岔五在此臨池作書,擱筆時便洗硯于池。街坊們見之,借題發揮而以“墨池”之名替那口清潭營造文化氛圍。

  后宋代書法家米芾游訪溫州,聞此傳說,也有心來湊個熱鬧,大筆一揮,送上斗大的“墨池”二字。至此,“墨池”所在街巷,也就順水推舟叫做“墨池坊”了。如今我們所看到的立在池旁的“墨池”二字是清乾隆五十年總兵黃大謀“補書”。南宋以后,坊市制度逐漸廢棄,都改稱為街或巷,而墨池坊之名,卻沿襲至今,始終不變。

沉墨試金 流傳一段佳話

      有一句常用語叫“沉默是金”,意為一個人在特定的環境下若做到不說話或少說話是難能可貴的。在墨池坊也有一句傳世佳言,叫“沉墨試金”,不過講的卻是王羲之廉潔從政的一段民間故事。

  據傳王羲之擔任永嘉太守期間,地方上一些官吏為謀升官發財,千方百計利用機會上門行賄,但都被言辭拒之。一日,有位官吏絞盡腦汁想出一招:借以“書圣”愛墨如寶的嗜好,在一條條黃金的外面,披上一層用糯米墨做的“外衣”,再用金字燙上“徽州至寶”四個字。面對如此漂亮的徽墨,王羲之最終恭禮收之。

  時隔半年后,王羲之命書童拿出官吏們所送徽墨,一試紙筆,書童發現端硯臺上露出金黃的顏色,便疾呼大叫。此時此刻,清心如鏡的王太守已經明白一切。翌日一早,就傳令所有送墨的官吏,并貼出告示歡迎百姓前往觀看。王太守命手下將滿登登的一擔“徽州至寶”全部沉在水池里,頓見池水全黑,一條條閃閃發亮的黃金也隨之從水底被全部撈了上來。這一幕,令圍觀的百姓驚愕不已,無不為王太守如此高風亮節、廉潔清政的“官風”所敬佩。王太守的“沉墨試金”,將池水變成了“墨池”。

墨池訓子 嚴謹律子成美談

       由“墨池”帶出的掌故軼事,還有以王夫人借“墨池”訓子傳播得最為廣泛。據說王獻之曾應其父羲之的要求,三天內不寫別的,單去臨摹其父所寫的一個“太”字。王獻之按部就班埋頭就寫,到了第二天,覺得寫得夠多了,就挑了幾個與父親筆跡最相似的“太”字去應付父親。王羲之見其中一個字下面還少了一點,知道兒子早已寫得不耐煩了,便淡淡一笑說,你知道什么叫缺點嗎?說著,隨手拿筆在那個“大”字的下端加了一點,要兒子拿給母親評評看。王夫人只一過目,便說“我看來看去,覺得就這個‘太’字的下面一點還有點像你父親的骨力。”一句話,講得兒子滿臉通紅,自此不敢偷懶,從此以后,他便發奮圖強,勤學苦練,數日下來把池水也給洗黑了,其書法之名可與其父并列。后人襲其美事,將此池稱為“墨池”。

2

百年興衰
               風雅名園

       繞不開的書圣王羲之,連同那些年代久遠的美麗掌故軼事,都讓小巷彌漫著揮之不去的淡雅墨香,成為鬧市之中靜謐的所在。其實,今人所見的這口墨池,乃清代在玉介園遺址附近仿建的。明代玉介園憑借“池臺泉石之勝甲于郡”,被譽為當時溫州名園之首,其后身為民國甌海關監督冒廣生的甌隱園,內有永嘉詩人祠堂,今身為墨池公園。“當時就是根據王羲之的傳說,把這個坊定為墨池坊,從此墨池公園一帶就成為了溫州標志性的一個人文建筑,而這里在明代則為玉介園。”鹿城區作家協會名譽主席呂相國說道。

亭榭玲瓏 堪稱名園之首

       溫州“九山”之首的華蓋山,亦因山形似華蓋得名,被列為“洞天福地”中的第十八洞天,名曰太玉洞天。明內閣首輔張璁外甥王澈愛其山水之勝,晚年就從華蓋鄉里遷居到華蓋山下。

  王澈次子王叔杲,字陽德,號旸谷,嘉靖進士,官至湖廣布政使司右參政。他聰穎嗜書,“暇游覽泉石,凡遇名勝,輒屬意焉”,因酷愛山水園林,在家附近購得約十畝大小空地,取名玉介園。

  嘉靖三十八年(1559),王叔杲正式修建此地為私家園林,請人栽培花木,沿著圍墻遍植松竹槐柳,把玉介園打造成溫州的名園。園內亭榭玲瓏、百卉爭妍。每年晚冬早春,梅花怒放,吸引不少游人。浙江按察使李維楨贊美其“池臺泉石之勝甲于郡”。

  明清易代,近百年的玉介園遭受兵亂,衰落荒廢,引起了很多文人的悲鳴,“幾社”詩人周茂源有詩寫道“玉介園空玉樹荒”,玉介園變成了兵士的“戲馬場”,王叔果曾孫王詠作詩嘆息一片“荒墅”,只剩下“春風空自媚,夜月向誰明”。

孕育詩文 成為人文地標

       建筑實物歷經滄桑變遷,難免會毀圮湮滅,往往詩文卻能夠流傳下來。作為一個創作基地,玉介園長近百年的詩酒歌舞與筆墨風雅,也促進了溫州山水文學的發展,它不僅是歷史上溫州人文風光的重要地標,體現了溫州這座歷史文化名城的深厚底蘊,更是晚明文人士大夫生活藝術化的鮮明象征。

  王叔杲掛冠回鄉歸隱后,精心營造玉介園,常邀親友賓客和地方官員游賞淺斟吟詩作賦,將自己的詩文集取名《玉介園存稿》,現讀王叔杲及后人詩文,猶可見當時園林景象與游宴盛況。

  清末,杭州藏書家丁立誠客居溫州,搜尋溫州歷代名勝,以《永嘉三百詠》組詩一一進行回想懷念,其中就有《太玉樓》《玉介園》,稱許后者“名園傍山麓,映帶成大觀”,不啻一座“大觀園”,可見它在詩人心目中的地位。

  “到了民國二年的時候,有一個叫冒廣生的在溫州當官的時候,把這里重新改造,改名為甌隱園。這個人對溫州貢獻也比較大,因為他比較喜歡溫州的地方文化,包括溫州的詩詞啊、戲劇啊。”呂相國介紹道。

  據悉,冒廣生在溫州期間,積極推動戲劇實踐,建“后戲采堂”,助建京班“翔舞臺”。此園被打理之后,無疑也為冒廣生提供了良好的創作環境,他所撰寫的《戲言》,著重表彰了溫州的地方戲,對后人了解溫州本地戲種的興衰起到了梁撐作用。

興建公園 重構舊時景觀

       新中國成立后,墨池公園一直作為政府所在地,直至2005年鹿城區政府搬遷,才辟為公園。

  文化是一個城市的靈魂,城市公園文化彰顯出一個城市的個性,使溫州的城市公園更有文化味,墨池公園整體興建,對于延續城市歷史文脈、提升市民人文精神、改善歷史街區環境具有重要作用。

圖為溫州市人民政府在墨池坊的辦公舊樓。

  興修的墨池公園,東起河西路、南到縣后巷和招賢巷,西至墨池,北到楊柳公寓和瓦市公寓,總用地面積23163平方米。經過公園景觀設計與建筑改造設計,建成后的墨池公園成為兼容城市文化活動與市民健身休閑的城市公園。在景觀構造上,采用“園中園”的造園布置手法,叢蘭館、最景園、甌隱園、蒼雪塢、中心綠地等相對獨立又密切聯系,利用原有的古樹、水池,結合仿古建筑,構建傳統園林景觀。

  借墨池公園改建,以街道、庭院、園林、廣場為空間,以歷史文化為靈魂,以近代建筑為骨架,集自然與人文景觀為一體的“墨池坊—墨池公園—華蓋山”景觀軸線也有望得以梳理,提升舊城墨池歷史街區整體環境檔次。

3

墨香巷弄
            遺留文韻

       因著歷史淵源,墨池坊有股別樣的“文味”,這里曾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是溫州文聯的所在地,在墨池公園內,溫州書畫院和溫州詩詞楹聯學會便座落在這里,如今的墨池公園是原來鹿城區政府所在地。毗鄰的便是楊柳巷,楊柳巷細小狹長,猶如一個不規則的草書之圓圈,悠悠小巷中遺留有不少文韻古風。

中西交融 慢了巷弄時光

       墨池坊沿巷多是晚清民國時期所建的低矮瓦房,雖說是舊房窄巷,又少綠樹掩映,但墻壁、道路卻總是清潔無塵。此外,眾多的小巷中遺留有不少文韻古風。因酷似楊柳枝條狹小彎曲而得名的楊柳巷里,就藏著不少歷史悠久的老宅院,其中最有名的要數溫州市重點文物保護建筑——建于清同治年間的戚宅。

  楊柳巷36號戚宅,最初為清同治年間溫州官商馮月成興建,后售予白累德醫院戚姓醫生。建筑面積約600平方米,由門廳、正廳以及廂房構成兩進合院式木構建筑。“戚宅上面我們可以看到有兩個飛檐,檐角的是吻獸,在我們溫州,這種吻獸它是比較典型的一個形象,龍頭鳳尾。所謂吻,就是傳說中龍的九子之一,寓意古宅消防安全。”溫州非遺傳承人朱銘介紹道。

  墨池坊全長近175米,沿街兩側至今還比較完整地保留著幾處類似戚宅一般歷經滄桑的大宅院,門第上雕刻的“龍頭鳳尾”圖案,讓怡然獨立的墨池坊平添了一絲顯赫與神秘。“除此以外,還有很多的民居像戚宅一樣,比如說謝宅。它是我們溫州當時的金石名家謝磊明先生的一個故居。謝磊明除了是一名金石名家之外,他還是一名收藏家,收藏了葉文定公葉適的青石墓志銘,現在在溫州市博物館展出。”朱銘告訴記者,謝磊明是西泠印社早期成員之一,出身于鹽商家庭,故曾自號賣鹽客,又因家住墨池坊,顏其居曰墨池居,謝宅由戚宅的花園改建而成,界碑在巷弄中仍清晰可見。

歷史建筑 靜敘過往變遷

       提起墨池坊,就不得不說墨池小學。溫州市墨池小學創辦于1878年,至今已有140周年的辦學歷史,堪稱“甌江祖校”。英國人約翰·定理在楊柳巷創辦了定理醫院,就是墨池小學的前身。后定理醫院則擴建為白累德醫院,成為浙南地區最早的西式醫院,即現在溫州市中心醫院的前身。

 

  建于中華民國年間的墨池坊21號,則記錄著溫州作為百工之鄉非遺傳承的一段歷史。1922年,黃起文在此創辦綺文女工社,雇女工500多人,制作挑花布,年產5萬多套,年產值15萬銀元。

  墨池坊的老居民張克平告訴記者,這里原來門牌是15號,之前是黃起文的住宅,解放以后,這里成了市政府的所在地,市作家協會也曾駐在這里。

  因此,墨池坊曾在很長一段時間都是溫州市文聯的所在地,這也給這條坊巷平添了不少的文化底蘊。市文聯辦的《文學青年》成了全國四大青年文學期刊之一,函授創作中心的規模也在全國數一數二。鐵凝、賈平凹等一大批作家都是《文學青年》的顧問,一家地級市主辦的文學雜志,能發行七萬冊,在全國具有如此大的影響更是十分少見。   

單位集中 南北文化在此碰撞

       1949年7月,新建的市政府因缺“立足之地”,只能一邊暫以第一橋的“民國合作金庫”辦公,一邊四處尋訪城內稍具規模的辦公場所。找來找去,最終選定了墨池坊的“玉介園”。這座曾經的“鎮臺衙門”功能早失,園內雜草叢生、頹墻殘垣,差不多是廢墟一片。透過那廢墟,倒可以想象出昔日恢宏的規模來。

  市政府在第一橋待了兩年零兩個月,1951年10月,遷入玉介園內的新建樓房。兩層磚木結構,八間房子一字排開,有走廊,無陽臺,狀如兵營,外墻磚石朱筆勾縫,遠看紫紅色,曾被稱為“紅樓”。市政府在“墨池坊”度過了三十年零兩個月,至1981年12月地市合并,才搬到廣場路。

  從“鎮臺衙門”“甌海關監督府”到“溫州市政府”、“鹿城區政府”“溫州市人大、政協”,自1951年到1981年,墨池坊一直是溫州市政府的所在地,因住在墨池坊的多數是機關干部,干部中又有不少都是北方人,所以這里是溫州市區極少的南北文化碰撞、融合的地界。

  張克平說,墨池坊過去曾被人叫做饅頭巷。“解放以后是溫州市人民政府、區政府一直都駐在這里,其中不少都是北方人,因北方人喜歡吃饅頭、餃子等,人們叫稱其為‘饅頭巷’。”

  墨池之水,滋潤了無數溫州文人。如今的墨池坊將公園、文化、居住融為一體,坊巷內彌漫著揮之不去的淡雅墨香,頗有“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之韻味。

  2018年,五馬—墨池歷史文化街區保護規劃(修編)方案出臺,墨池坊將以歷史文化遺產為依托,迎來發展新節點。街區將通過保護開發利用,建成以居住生活、旅游休閑、商業購物、文化展示功能為主的省級歷史文化街區。

記者: 晴雯 丹怡 程展

更多鹿城新聞

圖片新聞

更多視頻新聞

加油网球王子第一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