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您當前的位置 : 鹿城新聞網  ->  人文鹿城  -> 正文

【文化月刊】歷添新歲月 春滿白鹿城

來源:鹿城新聞網 發布時間:2019年01月29日

導語:傳統,那是從泥土里、血液骨髓里生長出來的節禮,在新舊時代的壓縮、碰撞中反彈出擊的約定俗成,而在年關的氛圍里越演越烈。

年俗,不俗。

它作為年關的節禮化作你我內心的默契,它不是按部就班的常識劇情,是人與情的織錦,是年與味的糅合,人的意志是經,情的積愫是緯,時間攜著空間的梭編綴,在記憶的味道里,不縹不緲的騰波,而后梨落在逝水的流年里。

風弱驚春雨, 夜鼓千戶門, 流蘇帳,暖窗臺,對聯起,緩香霧;停杯換盞間,舉送新句年,圍位酌,音清圓,顧上檐,林語煙。串門把話,未曉,繡車盈路,又還。月夜花朝,自今細數,年年歲歲春相似,昔日春年今相殊。

早先從父輩口中得知,他們兒時的集體記憶充斥著激動的歡喜。寒假開始,扳指數日,期盼節臨,緊隨其后,置辦年貨,買布裁衣,家人圍坐,祈福新年。而如今新式的過年契合了當下現代化快節奏的生活娛樂。商場商品、琳瑯滿目、時髦靚裝、目不暇接、隨時購裝、酒店宴請、度節旅行……年節也被賦予了更多全新的時代意義,在傳統中煥發新時代的生機。

1

門檐下的
              喜色

新年有新氣象,有別于舊年,一個重要的標志是家家戶戶貼上了喜氣的春聯。故王安石有詩云:“爆竹聲中一歲除,春風送暖入屠蘇。千門萬戶曈曈日,總把新桃換舊符。”春聯,又叫“春貼”“門對”,它以對仗工整、簡潔精巧的文字描繪美好形象,抒發美好愿望,是漢族特有的文學形式,也是我們中國人過春節的重要標志。

從桃符到春聯 寄語來年期盼

在噼里啪啦的爆竹聲中送走了舊年,迎來了新年,人們開懷暢飲屠蘇酒,每家每戶換上了新春聯,濃濃年味兒就是從這里開始。

春聯起源于桃符。桃符,周代懸掛在大門兩旁的長方形桃木板。據《后漢書、禮儀志》說,桃符長六寸,寬三寸。清代《燕京時歲記》上說:“春聯者,即桃符也。” 五代時,西蜀的宮廷里,有人在桃符上提寫聯語。直到明代,桃符才改稱“春聯”。

明代陳云瞻《簪云樓雜話》中載:“春聯之設,自明太祖始。帝都金陵,除夕前忽傳旨:公卿士庶家門口須加春聯一幅帝微行時出現。”朱元璋不僅親自微服出城,觀賞笑樂,他還親自題春聯。他經過一戶人家,見門上不曾貼春聯,便去詢問,知道這是一家閹豬的,還未請人代寫。朱元璋就特地為那閹豬人寫了“雙手劈開生死路,一刀割斷是非根”的春聯,聯意貼切、幽默。經明太祖這一提倡,此后春聯便沿習成為習俗,一直流傳至今。

中國老百姓之所以對貼春聯一直情有獨鐘,是因為中國人自古就有個樂觀的思維觀念。俗話說:“一年之計在于春”,他們借助于春聯,表達對即將過去的一年的歡喜和幸福的心境,或者表達
對新的一年的期盼與厚望。

拾起傳統記憶 墨香彌漫鹿城

一副好的春聯能夠反映主人的品味和文化修養。如,“ 窗外青枝吐翠日作畫,屋內紅袖添香夜讀書”,其中詩情畫意,引人入勝。又如,“三載寒窗拂掃冬雪遍地,萬里鵬程扶搖春風滿天”,此聯意蘊深邃,不同凡響,令人回味無窮。再如,“綠竹別其三分景,紅梅正報萬家春”, 讀罷,給人以春天美好的意境。

一年好景堪回首,又到春聯綻放時。時代的變遷,傳統的習俗遺失在歲月的某個旮旮旯旯。但在春節,古老而傳統的年味儀式從未被遺忘。春節將至之際,鹿城墨香彌漫,春聯四現。

南匯前網村迎新春民俗活動中,書法家們用一筆一捺傳達了自己對老人的新春祝愿,將濃濃的年味送入前網村老人周轉房內;“甌昆杯”小品書法展開幕式暨百名書法家寫春聯贈勞模活動中,活動組織嘉賓向我市30 名勞模工匠贈送春聯,支持書法家走進書齋創作,又鼓勵其走出書齋服務社會,服務人民;在藤橋樟村村文化禮堂,由區廣電新聞中心組織的黨員活動邀請書法家下基層送春聯的活動吸引了大批村民前來參與,不僅帶來了關懷關心,更能讓村民們感受到中華傳統文化的魅力……

在鹿城,濃濃的年味依舊熟悉且濃烈,市民們將一年的收獲濃縮在臘八節后置辦年貨的喜悅中,把來年的愿景寄托在家門口的一對春聯里。

2

窗臺上的
               年味

記憶由多種元素構成,包括光影、色彩、旋律、氣息、味道。過年,一定是我們心底里最五光十色的一段記憶。鮮紅的燈籠、春聯、剪紙,漆黑的夜空里綻放的煙花,泛著油光的菜肴,共同組成節日的光影。不知什么時候,這些仿佛都在一夜之間消散而成為記憶,有人說年淡了。但年味始終都在,準備年貨就是感受年味不可缺少的體驗。醬油肉就是溫州人最傳統的年貨之一。

制作歷史悠久 步步都有講究

在溫州,醬油肉作為一種傳統的年貨,歷史悠久。

北宋末年,政治腐敗,內憂農民紛紛起義,外患金兵屢屢進犯,百姓流離。溫州處浙南海隅,三面環山,一面臨海,未遭兵戮,便利用控山帶海,利兼水陸的優勢,發展成對外貿易的重要通商口岸,經濟迅速發展,百姓富庶。

當時,魚蝦是低賤貨,肉食是上等食材,在殷實的官宦人家才有多余糧食喂豬養羊,肉有富余。為更好地保存肉食,用鹽加工腌制則誕生了咸肉,用醬油加工腌制則誕生了醬油肉。因醬油鹽
份含量較鹽巴低,在臘月前后腌制的肉方可保存,故又稱為臘肉。

臘月初,家家戶戶開始準備年貨,走在路上一抬頭,醬油肉一排排掛在各家窗臺上,空氣中彌漫著濃濃的年味,仿佛能感受到溫州人從心底透出來的喜悅。

腌制醬油肉,調料可根據個人口味選擇放與不放,唯白酒除外。白酒既可提鮮,又可起到殺菌消毒的作用。

醬油肉要曬出色香味,還是很有講究的。其實醬油肉不是曬出來,而是晾出來的。豬腿肉在陽光下暴曬后,肉組織中的水分會被蒸干,吃起來會又干又硬。因此,曬肉場以風大為佳,避免太陽直射。如果遇到持續溫度升高,或氣溫在15℃以上,或風力極小,建議先包裝好放入冰箱冷凍,待適宜天氣再拿出來繼續晾曬。

而串肉的工具,最好選用編制草鞋的草繩或稻桿繩,走上街頭,隨處可見市民用尼龍繩晾曬醬油肉。在陽光下,尼龍繩內的毒素容易被釋放出來,不益身體健康。此外,腌制肉片也盡可能使用木桶或陶瓷桶,因為木頭或陶瓷與食材會產生特殊的化學作用,使肉品更鮮香。

臘肉的傳統味道 不變的年俗記憶

溫州老話有一句這樣說到,“廿九晚上的吃,正月初一的嬉”,可見,大家認為正月初一是出去玩的,一年到頭都在忙碌,這幾天也需要讓自己休息一下,而且很多店家也不營業,包括菜市場的攤販。因此,家庭主婦們就會在年前準備各式食材制作年貨。

“60 后” 的陳女士告訴筆者,醬油肉是他們家每年都要要準備的年貨,一開始都是買外面的,但是始終找不到以前那種醇香的味道,后來就決定自己曬醬油肉,自己做的醬油肉味美質優,別有風味,而且這種味道就是記憶里的味道。

其實, 相比于專業制作的醬油肉,感覺自己制作的醬油肉更好吃,并不一定是因為具備多么高超的手藝,更有可能是一種情感。在這醬油肉里,除了濃郁的滋味與喜樂的氣氛,還流淌著傳承了兩代以上的家族情感。夫妻、母女、父子、兄弟姐妹之間的溫情,全都濃縮在這醬油肉里。

陳女士說,永遠記得回到家時,聞到的那股醬油肉的氣味,很香,香到心間,縈繞在每個過年的記憶上。而那從醬油肉上滴答而下的醬油,一滴一滴,仿佛滴在舌尖,咸咸的,又帶著那么一絲甜味,這些深埋在記憶里的細節,構成了心心念念的“年味”。

日復一日, 年復一年,溫州人始終保持著曬醬油肉的傳統,吃的是醬油肉的年味,喚起的是溫州人記憶深處的溫情。轉眼間,又要到過年了。看著曬在窗臺的醬油肉,年味的氣息越來越濃郁了,春節,近了。

3

街巷中的
            期盼

如今,市民的生活變得愈加豐富多彩,過年的方式也發生了改變,有些年俗已經消失,有的發生了改變,但還有一些至今在民間流傳。臨近春節時,溫州家家戶戶都要搗年糕和炊松糕,這一習俗已經延續千年。

年歲盼高時時利 年糕飄香年味濃

搗年糕, 也叫“ 搗糖糕”。用糯米摻些秈米,加上紅糖或白糖, 蒸熟, 放在石臼中搗韌, 然后做成長方形, 放在不同花紋的印版里, 可壓成如牡丹、蟠桃、狀元, 以及鯉魚、麒麟等圖樣的甜糕, 寄托了人們對來年的美好期盼, 寓意著年年高升, 年年有余。新搗的年糕抹上紅紅的胭脂, 掐上一大團供奉, 人們用以祈禱來年風調雨順, 有更多的糧食,來搗更多的年糕。

搗年糕是群體勞動,首先要有一個很會燒鍋的人, 因為要蒸熟幾十斤米粉必然要一個很有經驗的燒火人, 更重要的是一個“上蒸”的,他會根據鍋中蒸氣竄上來的程度絡繹加上糕粉, 將一桶粉蒸熟。而最辛苦也最危險的要算在搗臼中翻糕的,這翻糕的每當“搗子”落下后,就要在“石搗臼”中翻動一下滾燙的糕團,一邊還要用泡在開水中的毛巾擦掉沾在搗子上貼著的糕渣,這樣的動作必須在“搗子”一起一落的間隙中完成,不能坐也不能蹲,還要偏著個腦殼遠離那“石搗臼”,要是沒有一定的腰勁和機靈,被那幾十斤的石家伙砸中可不是鬧著玩的。

在那個年代,一戶人家的年糕做得是否順利, 還暗示著來年的運道, 要是做成夾生年糕, 會讓人感到恐慌。所以都指望自己家的年糕做得順當, 更有幾家一同合作。

搗聲陣陣入耳來 最是飽含人情味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開始,不少農民組隊進城作搗年糕服務,從磨粉開始,一直到制成各式年糕,進行一條龍服務,雖然方便了市民,但家家戶戶自己搗年糕的那種熱鬧氛圍從此消失了。

來自瑞安陶山的鄭世文已經不是第一次來到溫州市區了,他的搗糕班從二十多年前就開始落戶于市區附近。“現在拿起手機,什么吃的都能叫店家送,愛吃搗糕,或者說會吃搗糕的人基本只有年紀大的人了。”他說,對于年糕班來講,雖然還保留著傳統的制作工藝,但近幾年的生意遠不及過去,顧客也多為中老年人。為了吸引更多客人,這些年年糕班除了搗年糕之外,還賣起了松糕、箬糕、牛肉干等。

盡管搗年糕的生意不盡如前,然而,對于一些市民來說,這是一種有溫度的食物,里面夾雜了濃濃的人情味,在這歲末寒冬的搗糕聲中能夠聽見過往歲月的聲音,也就是在細細品嘗搗糕的過程中,一股人情味涌上心頭。

鄭師傅的攤位鋪子里有五六位師傅,分別負責不同的制作工序,搗糕聲吸引了許多路過的行人也被吸引停下來,心動的都買下一兩塊,或是自己品嘗,或是帶回去與家人分享。“我小時候過年最喜歡的就是吃搗糕,吃的時候總能響起小時候過年時的熱鬧情景。現做的搗糕既香味四溢,又美味,我特地買來和家人一起分享。”市民黃女士告訴筆者。

新春臨近, 市區大南門、下呂浦、水心等地已經成了“搗糕班”匯聚之地。“只要搗糕這一傳統項目得以保留和傳承,只要和諧、歡樂、喜慶的春節底色不變,過節傳統味道就會一直流傳下去。”搗糕師傅笑著說道。

4

餐桌上的
               溫情

對于很多人來說,小時候,新年穿新衣、放鞭炮、收壓歲錢,看著長輩們忙里忙外準備年夜團圓飯;長大后,越來越體會到“年”的意義,不單單是一串鞭炮一個紅包,而是一份久違的團圓、一份圍桌的親情、一份合家歡聚的喜悅。

新舊分歲歡喜多 一桌菜肴情意濃

年夜飯,在溫州叫“分歲酒”,因為除夕是新舊年交替的分界線,新舊歲由此夜而分,所以叫“分歲酒”,而它的溫州特色不僅僅只體現在名字上。

“盛菜用高腳碗,上面還要點綴著切片的紅蘿卜。”這是溫州人代代相傳的新春飲食習俗。

鄭慧偉 攝

耳濡目染的95 后小源(化名)說:“每每過年,一翻朋友圈,大家伙都在‘曬’各家的菜,都是用紅色的高腳碗圍成一圈,中間端上剛出鍋的熱菜。”原來,溫州人的“分歲酒”在選擇菜色、擺盤上都格外講究,不僅“高腳紅碗冷盤十道,道道有講究;精挑細選熱菜十盤,盤盤有說法”,還通過諧音、顏色定義菜肴來表達對新年的美好祝福。

“大街小巷里曬著臘肉、臘雞、臘鴨、鴨舌、魚餅,這些都是本地人‘分歲酒’喜歡擺放的冷盤菜。”如今越來越多的人選擇在外頭吃除夕飯,比如去酒店來一場小聚會,省事又盡興,至今仍堅持在家擺“分歲酒”的王阿姨說,恪守著父輩的傳統,每年除夕嫻熟地操作著一項又一項的做飯流程,心坎兒回味無窮。

準備完冷菜之后,便是熱菜。熱菜一般以炒年糕“年年高升”開席,到紅棗八寶飯“新年紅早”招財進寶收尾,道道有其吉祥好彩頭的名字。就拿炒年糕來說,溫州傳統是喜歡用臘肉、菜籽頭來炒年糕,如今也用梭子蟹、排骨、蝦仁、干貝等等很多原料都可以搭配到炒年糕中,這是對傳統的堅守,也是對食物的創新。

溫州人俗話常說上門看八字,其實“分歲酒”也要看“八字”,也有很多門道和講究。“紅、高、穩、全、余、花、吉、清”是最能體現年夜飯特色的8個字。比如說“紅”,紅的高腳碗、紅桌布、紅筷子,每道冷盤上面要放一塊紅蘿卜,寓意“紅到頭”,希望新的一年,日子能夠紅紅火火。又如“高”,高腳碗、年糕、糖糕、松糕……“糕”與“高”字的諧音相同,而且這冷盤還要用上高腳碗,代表的是年年高,事情都往好的方面發展。

時代更迭向前 年俗代代延續

“以前吃完‘分歲酒’后,一家人坐下來看春晚,迎接農歷新年倒計時,現在也會去帆影廣場等地放煙花,融入家鄉新年的喜慶氛圍中。”在杭州工作的董女士說道。像這樣一批常年奮斗在一線城市打拼,過年于他們而言,享受在家的短暫時光,除了吃得好,看春晚、燃放煙花、走親訪友,能夠擁入家的溫暖“ 懷抱”,年味兒也更濃了。

除夕夜“分歲酒”時,聊聊一年中的成敗得失,聊聊新的一年計劃設想,小輩給長輩拜年,長輩拿出早已準備好的壓歲錢分給小輩們,表達對下輩的祝福。其實,“分歲酒”最看重的還是合家
團圓,于新生代,倍加呵護、茁壯成長,是父母的寄托;于年輕人,在外“身披鎧甲”,回到家中卸下一身勇于戰勝一切的“戰衣”;于長輩,兒女滿堂、各自長大出息,便是“福滿堂”。

幾代人的屋檐下,照亮了一方又一方的燈火闌珊,綿延了源遠流長的華夏文明。

“我最期盼、最快樂的時刻就是除夕能收到爺爺奶奶、叔叔阿姨的壓歲錢,所以我可喜歡拜年了。”7 歲凱凱(化名) 童言無忌地笑著,他很開心馬上就要步入農歷新年,也就是說,在他幼小的心里,“年”已經慢慢生根發芽。

記者:晴雯 丹怡 金帥 婷瑋 通訊員:程展 趙益思 王金壽 單曉葉

更多鹿城新聞

圖片新聞

更多視頻新聞

加油网球王子第一部